当前位置:魔域sf > 魔域手游公益服 >

私服魔域四年时间,画稿逾千,废纸无数

 在田地里干活,晴空朗朗,放眼望去,视野开阔。这时大人就说:看那,那是临清塔。顺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,果然隐隐地看见一侧塔影,似乎是在水中映着,风一吹,还随波晃来晃去。塔就在临清市郊,高有十八层。若是赶上大人有兴致,还可以听到关于塔的种种传说和奇闻。
  然而运河水日渐枯竭,货轮搁浅,航运中断,临清的繁华成了昔日一梦。兼而它又在运河的那一边,我们在运河这一边,管辖我们的是邢台市,是河北省,于是我终于一次临清都没去过。
  但这也算不上什么遗憾事,因为我们又有了新的向往之地:邢台。
  那时候村里人喝酒,最爱喝的是两个牌子的酒,一个是故城大曲,一个就是邢台老窖。当有了黑白电视,看着雪花飘舞的屏幕上播酒广告,村里人就说:邢台老窖啥时候上过电视啊,咱还不是都喝它!村里人充满夜郎似的自大。而我有比他们更骄傲的理由,因为我爹在邢台钢铁厂上班,我去过邢台!
  那是一个像做梦一般的经历,整个过程都弥漫着云雾。我现在能记起的,是生活区水汽蒸腾的锅炉房前,男职工们哗哗哗地拧水龙头拿铁皮暖壶接开水;职工宿舍的墙壁上涂着整齐干净的绿漆,我爹所在的宿舍有两张床,而隔壁就是厕所,日夜不停地流着水,水声异常的响亮,如山泉水,叮咚喧哗;每次去食堂,卖饭菜的窗口前都排了长长的队,高大的叔叔们一边拿勺敲饭盆、一边说话,声音仿佛是从高高的大厅的顶端飘下来的——飘下来,它们还会再飘上去,混合成一团,然后从高耸的烟囱里冒出去、冒出去,布满天空,笼罩住大半个城市……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